由一堂材料作文训练课谈作文的审题
作者:教师园地 时间:2015-10-26 10:39:06  浏览:858  来源:子站点  

郑蕊    江苏省徐州市第三十六中学 

摘要:语文新课程标准将写作能力明确表述为“高中语文教学培养学生的重要语言技能之一”,这对高中生的写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作文程序化训练历来是高中语文教学特别是高三复习的一个难点,许多学生缺少精准解读材料的意识和能力,经常困惑地切题,思路飘忽地写着文体紊乱的文章。笔者认为,教师要灌输给学生一种简便有效的阅读习惯和方法,帮助他们有程序地进行审题立意,完成作文审题的“分解动作”。

关键词:作文 审题 阅读

都说学生怕写作文,其实,老师也怕教作文,特别到了高三复习阶段,经常是老师讲了许多作文的知识和方法,举了不少范文的实例和长处,练了许多作文的题型和文体,备了一堆写作的素材和内容……结果,70分的作文得不到70%的分数,学生依旧困惑地切题,思路飘忽地写着文体紊乱的文章。别说学生,老师都困惑无奈,无言以对。

观照近年的高考作文,加上高考专家的阅卷反馈,江苏高考作文学生能得50多分就是王者,50分要求的就是能写出切题、规范、有点思考的作文,但是我们的许多孩子缺少精准解读材料的意识,第一步审题都删选不出关键词和题旨,更别说自由把握运用文体写出有一定独立思考的文章了。

审题考查的是阅读能力。我们不能只是空泛地强调或者让学生知道作文审题立意很重要,却让学生不清楚面对不同命题要如何“有程序地进行审题立意”。教师的最重要作用,是要教给学生一种阅读的习惯和方法,有针对性地进行指导和帮助他们完成作文审题的“分解动作”。

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谈到学生现在缺少一种良好的阅读习惯时提出了一个简单应对的方法,就是静下心来 “一句一句,一个词一个词,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这个方法对于作文审题同样有效。许多学生不是没有语感和思路,而是没有正确的审题习惯和应对方法。

以我们最近练习过的一篇材料作文为例:

有一次,青年诗人海子在百无聊赖时随意走进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时,他对老板说:“我给大家朗诵我的诗,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毫无浪漫情趣的老板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长发凌乱,身材瘦小,落落寡欢,不修边幅,而且说话如此神经兮兮,就以为他脑子有毛病,便嘲笑地回答说:“我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这儿朗诵。”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默默地走出了餐馆,同时也走进了更深的寂寞。 

全面理解材料,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立意自定,标题自拟,写一篇文章。

课上进行审题指导时,我主要分三个步骤进行:

1、勾画材料要素。

要求学生沉下心来,“一句一句,一个词一个词,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细读,勾画出材料的要素。要素包括核心要素和相关要素,在阅读的时候,可以都勾画出来,注意不要遗漏。很快,学生就勾画汇总出下面的一些词语:

“百无聊赖、随意、毫无浪漫情趣长发凌乱,身材瘦小,落落寡欢,不修边幅,说话神经兮兮嘲笑、无奈更深的寂寞 

一定要让学生养成拆分材料勾画重点词句的习惯,词语概念不清,核心要素把握不明最为直接地影响精准地审题,也就难以保证切题作文。

2、选取要点,分析材料。

这一步,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勾画的要素,选择自己感兴趣有话说的要点结合材料进行分析,考虑作文的立意方向。这时最不能缺少的,就是围绕自己选择的核心要素多问几个为什么?比如,老板嘲笑的原因?“更深的寂寞”如何理解?只是诗人的寂寞吗?等。这些问题可以帮助学生打开思路,依托材料深层次地进行思考。

3、提出分析方向。

这则材料出现了两类人物,其实还隐含一个要素——诗,所以分析可以有三个指向:诗人、诗和老板。

从“诗人”的角度来说,第一,他是寂寞的,这可以确定一个容易想到的主题——“理解”;又因为“忧愁幽愤而出《离骚》”古今使然,我们就可以涉及“品味寂寞”的立意;换个角度,《约翰·克利斯朵夫》中说:“伟大的人都在‘墙的这一面’,如果你选择这一面的话,你必然要忍受孤独和寂寞,墙的那一面充满了喧嚣和嘈杂,你在这一面就可以听到那热闹声。当然这种孤寂是一种美,他能和伟大的心灵对话,也能引导大众。”我们是不是该“赞美寂寞”?这是一个比较新颖的思路。

第二,材料比较明显的表现出海子交际能力的欠缺,可以确立一个“如何展示自己”的主题,包括外表和内在。

第三,从诗人的角度来看,材料体现的诗人的失落也是性格的悲剧。

从“诗”的角度来讲,材料集中展现了诗的失落,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人们浪漫情怀的缺位,灵魂远远跟不上脚步,物质和精神的不协调等等,都导致了文学之母的失落。这一立意可以展现时代背景,体现人文关怀,是我想在学生作文中看到的一个角度。

从老板的角度再看,很明显,老板“不识”诗人,这既可以从“道不同不相与谋”展开,又可以从知音、伯乐的方面阐述,如果学生多问几个为什么,那么可以再思索一下“标准?”、“理解?”、“尊重?”、“支持?”等方向。

第四,纵观全局,将“诗人、诗、老板”一起纳入构思,也许会有学生延伸出“荒诞与现实”、“荒谬与真实”的思索,自然,这是比较高的一个层次,很考验学生的能力。

分析方向如下:

诗人:

寂寞(理解、品味,赞美?)

交际能力的欠缺(如何展示自己:外表、内在)

诗人的失落(性格悲剧)

诗:

诗的失落(时代悲剧)

浪漫情怀的缺位

灵魂跟不上脚步

物质和精神的不谐调

老板:

    识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伯乐?标准?知音?理解?尊重?支持?)

诗人、诗、老板:

    荒诞与现实、荒谬与真实

这样切分审题后,学生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或擅长的角度进行创作,思路打开了,立意选材上各有侧重,千人一面的现象就会减少。细读细审,就是为了避免千篇一律考场作文出现。

经过专门一堂课的审题立意分析,学生交上来的作文在立意上有了很大改观。我摘录了这次作文的一些观点(标题):“给诗留一小片天地”、“不适合诗的时代”、“高处不胜寒(以为自己在高处更不胜寒)”、“酒与诗”、“做好你自己”、“不要过分做自己”。我希望通过坚持这样的训练,让学生能准确把握将审题立意量化为切题行文的具体程序,提高应试的能力。

我经常对着“写作”这两个字思忖良久,也一直在一线努力寻找切实提高学生作文水平的途径。当然,一次两次的审题训练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在平时的语文教学中持之以恒地坚持。但这样的工作琐碎而繁复,因为学生浮躁的阅读习惯,不是几节课就可以改变的,我想我需要耐住寂寞。